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8
  • 来源: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_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精品

  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」

  她哽咽的泪眼相对,觉得他的拒绝就是对她美貌的羞辱。「我早晚都是你的人,何需畏惧他人道是非。」

  既不偷人又不翻墙,关贞节什么事,她只是想献身于他罢了。

  「妳不想要血玉蟾蜍了吗?」他无奈的自嘲,自己已经无计可施到必须利用旁物来喝止她吗?

  上一个是威胁,这一个是贿赂,两名性情迥异的女子却使用同样的手段,他真该汗颜。

  所不同的是他威胁梅儿留下,贿赂巫语嫣离开。

  「血玉蟾蜍本是我巫家之物,我代我爹索回有什么不对?」她说得坦然,毫不知其中的利害关系。

  轻喟的龙卫天将房门拉得更开好避嫌,不意外门外站了两尊门神贴着门偷听。

  「妳知道一旦还回血玉蟾蜍意味着什么吗?」此刻的他更想将它退回。

  眉头一皱,她困惑的摇摇头,爹说这是回聘之一。

  「妳身上可带有我龙家的双凤玉佩?」他不先说破,诱使她退回信物。

  「有呀!我一直随身配戴着。」从怀中取出系着丝线的双凤玉佩,她不解地看着他。

  「把它给我。」那是他娘当年没带走的佩玉。

  「给你?」为什么她感觉自己正在失去某种不愿割舍的东西?

  没多想的巫语嫣信任地将玉佩取下送到他手里,心想他大概有什么用途吧!不疑有他地看他取出一只木盒,然后将双凤玉佩放入。

  莫名地,她心里闪过一丝恐慌。为何他要将木盒上锁,难道他不还她了吗?

  「小姐,不能给他……」啊!完了。

  匆忙奔入的春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伸长手臂欲将小姐的信物抢回,她实在非常后悔没跟在小姐身边,以至于让她做了一件大错事。

  天哪!她怎么向老爷交代,她一定会被活活打死,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  「春泥,妳怎么又哭了?」真是的,眼泪流得比她还凶。

  「呜……小姐妳……呜……妳被骗了啦!」好傻的小姐,长了好相貌却忘了长脑子。

  「我被骗?」谁会骗她?

  巫语嫣看了看哭得浙沥哗啦的春泥,再瞧瞧面无表情的银筝,存疑的眼最后落向神情冷然的男子,一丝不安爬上她心湖。

  她未来的夫君会骗她吗?

  又,骗她什么呢?

  「小姐,妳被解除婚约了。」

  清冷的女音不带任何情绪,残忍而无情地划下一道伤口,巫语嫣头一回看清亲爹派给她的丫鬟面貌,那眼中的冷芒叫她寒了心窝。

  但是她更想弄清楚她话中的含意,为什么她会突然被告知解除婚约,她什么也没做不是吗?

  终于她在春泥的呜咽中得到解答。

  「小姐……呜……妳怎么那么笨,退回……呜……退回当年结亲的信物就是退婚呀!呜……妳退掉自己的亲事了。」老爷的如意算盘拨错了。

  「啊!什么?!」

  她亲手把亲事退了?

猜你喜欢

两位妹妹,今日吹的是什么风,竟然把两位妹妹同时给吹来了!

两位妹妹,今日吹的是什么风,竟然把两位妹妹同时给吹来了!”在德妃,容妃进入了未央宫后,淑妃温和一笑,拿起了茶杯,缓缓的喝了起来。看到淑妃还悠神悠神的,容妃跟德妃都急上伙房了。“

2020-04-15

臣妾有罪,十余年,皆未来核实。失职之罪,还请皇上责罚!”

臣妾有罪,十余年,皆未来核实。失职之罪,还请皇上责罚!”吐字清晰,不温不燥,但却以四两拨千斤之力,把身上主要的过错,都撇的一干二净。最后,也不过,得到了一个失职这样无关大雅的罪

2020-04-15

林好只好一个人继续往前找去,她只希望,不要和他错过

林好只好一个人继续往前找去,她只希望,不要和他错过。墓园已经走到尽头了,她还是没看到老头的身影,心了忍不住的涌出一股浓浓的失望,她只好先来到阿婆的墓碑前,把带来的祭品放好。望着

2020-04-15

拿到了胡半仙的灵符,她就去打工的地方去上班

拿到了胡半仙的灵符,她就去打工的地方去上班。“今天是个好日子,吉祥的话都能成……….”没事的时候,林好哼着歌,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,毫不掩饰她的好心情。“小好,你怎么这么高兴

2020-04-15

一进房:“好了,咱们回来了,你可别再哭了!”

一进房:“好了,咱们回来了,你可别再哭了!”夏诗昭柔声柔气,却只见话音刚落,一道沉沉的声音也蓦然在她肩头响起:“谁说我哭了?”“咦?”夏诗昭显然没反应过来,此刻只顿了顿身子。而

2020-04-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