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_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精品

  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,因为她很少在正厅出没,不喜欢打扰姐妹们“办事”,所以大部份时间都窝在后面阁楼。

  年纪稍长,不经意瞧见令人脸红的画面,她担心不小心被醉酒的客人当成坊内的姑娘轻薄,晚上一定尽量不留在胭脂坊过夜,宁可回人人畏惧的鬼屋栖息。

  她是很讨姑娘和客人欢心没错,但是仅止于天亮之后和入夜之前。

  “喂!尉天栩,你已经抱很久了,我脚麻了啦!”他到底还要抱多久?

  “天栩。”

  “嘎?!你干么叫自己的名字,中邪了吗?”她很想抬头瞄瞄他的表情,可他的掌心硬是扣着她不放。

  “我要你叫我天栩,小笨蛋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尉天栩狠吸了一口气,挑起她下巴吻了一下。“因为我吻过你。”

  “呃!吻不吻很重要吗?”她俏脸一红,轻咬下唇。

  一个……吻而已,哪值得大惊小怪。杜丫丫脸红心跳,左顾右盼就是不肯看他的脸。

  “你说呢?小笨蛋。’他气得想掐她,女人的贞节不重要吗?

  “我……”她正矛盾不已,突然……“喝!我是来找你算帐,你干么莫名其妙占我便宜?”

  “我莫名其妙……”她还敢质问他?

  社丫丫趁他一个闪神挣开束缚,脚步轻盈地一转一瞪再一后翻,拿张大搞当屏障,以免他又犯小人行径较薄她。

  “对,你做事就是莫名其妙,你有没有考虑到一件事,你用恨天堡的名义整修鬼宅也就罢了,干么要挂上匾额刻上杜宅?”

  “你怪我多事?”尉天栩口气中有丝怒意。

  “你还不多事,明摆着我杜丫丫和恨天堡交情匪浅,你认为归云山庄会不会起疑?救你反遭你出卖,我是不是该找你算帐?”

  尉天栩被问得哑口无言,脸上闪过错愕,他的确没想那么多,只是单纯的要给她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,完全没顾虑到欲置他于死地的鹤归云。

  无意间将她扯入危险中,她是有权发怒,是他太疏忽了。

  “我会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  杜丫丫一副不敢指望的模样。“算了吧!你都自顾个暇还想强出头。”

  “上一次是我轻敌中了毒才落居卜风,这次他讨不了便宜,我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他。”他眼中射出一道阴狠光芒。

  “好,你要快意恩仇是你的事,请不要牵连到我身上,麻烦把社宅匾额给取下来,个要再害我了。”

  尉天栩冷沉着脸走出去,随后听到一声不算小的破石声和浙沥哗啦的落石声。

  须臾——

  尉大栩回到大厅。

  “匾额击碎了,你不用担心了吧!”

  杜丫丫嗤之以鼻。“尉大堡主,我现在才深刻体会到你的短视,你会中毒绝非偶然。”

  “天栩。”

  “你……好吧!天栩。”其固执。她睨了他一眼,“你忘了我住在这里,早晚都由那道门出入,万一被归云山庄的人发觉……”他有十条命都不够死。

  “我说过我会保护你。”这女人欠教训,一再质疑他的威信。

  “唉!说得简单。”她轻轻叹息。“欢欢呢?她的安危谁来负责,她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之一。”

  “她已经从我身上挖走一万两救命钱,她的死活与我无关。”他淡漠地说道。

  冷血。杜丫丫一脸凛然地说: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,要是她有一点损伤,不用归云山庄来动手,我会先下毒毒死你。”

  尉天栩不高兴地冷睨她。“她一天到晚苛待你、剥削你,你还拿她当朋友?”

  “女人的友谊不是你所能理解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着想,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原则,至少她从未真正伤害过我。”

  全扬州城都不愿与一位出身低践的孤儿为伍,杜丫丫回想她小时候受尽众人的白眼和耻笑,没有一个小孩子愿意同她玩耍。

猜你喜欢

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

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。“没诚意,太小声。”他故意逗她。杜丫丫眼一膛,轻捶他肩膀。“少得寸进尺,再罗唆这句话就成为绝响。”“你喔!调皮。

2020-03-08

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

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,因为她很少在正厅出没,不喜欢打扰姐妹们“办事”,所以大部份时间都窝在后面阁楼。年纪稍长,不经意瞧见令人脸红的画面,她担心不小心被醉酒

2020-03-08

人家隔壁在办丧事,而她们笑得未免张狂,于情于理说不过去

人家隔壁在办丧事,而她们笑得未免张狂,于情于理说不过去。“爷爷,你该不会刚命令律师宣布遗产的分配吧!”她只想到这个可能性。两眼一瞪,范老太爷轻敲小孙女的头顶。“老话一句,等我死

2020-03-08

在日本,铃木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地主,富豪之家

在日本,铃木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地主,富豪之家,可是因为父亲爱上英国籍的母亲,而拒绝另一家族的联姻,因此她的存在并不受欢迎。直到今日,老头子还想着拆散恩爱夫妻,以经济控制为人老实

2020-03-08

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

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」她哽咽的泪眼相对,觉得他的拒绝就是对她美貌的羞辱。「我早晚都是你的人,何需畏惧他人道是非。」既不偷人又不翻墙,关贞节什么事,

2020-03-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