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84
  • 来源: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_99在线观视频免费观看精品

  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。

  “没诚意,太小声。”他故意逗她。

  杜丫丫眼一膛,轻捶他肩膀。“少得寸进尺,再罗唆这句话就成为绝响。”

  “你喔!调皮。”他轻捏她的鼻子。“对了,天翔最近常来找你吗?”

  “是呀!他好可爱,老是带些好玩的东西来逗我,说些堡内笑话让我开心,挺有趣的一个人。

  尉天栩吃味地说:“说男人可爱是一种侮辱。”

  “才不会呢!翔儿很喜欢我说他对爱呢。”

  “翔儿?”他怪声怪气的瞥她一眼。

  什么时候他们这么亲近了?尉天栩酸得脸发臭,心想回头要给天翔一顿好打,警告他别想打丫丫的主意。

  兄妻不可欺。

  杜丫丫瞧他怪里性气的,好笑地捏捏他的颊肉。“你不会在吃翔儿的醋吧!”

  “你是我的未婚妻,我干么要吃他的醋,无聊。”他打死不承认自己在吃醋。

  “因为你一天到晚有忙不完的堡务,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你多,你嫉妒。”

  嫉妒是很好的催化剂,它让情人的心透明。

  “我会嫉妒他?”只是有一点想扁他而已。

  死鸭子嘴硬,看我下狠招。“翔儿说他比你年轻、可靠,而且不会霸道的限制我一大堆东西,要我考虑考虑,他比你适合我。”

  “什么?这死小于敢抢我娘子,我非把他给杀……咦!你在笑……丫丫——你戏弄我。”

  闻言,尉天栩先是气得差点把腿上的佳人摔下地,等他慌乱地护搂着她的腰才膘见她嘴角的贼笑,始知被她摆了一道,露出嫉妒的丑态。

  可是能怎么样,他可舍不得打她,只好继续纵容她的任性,谁叫她是他今生的最爱,注定是吃定他了。

  “吃醋有益血脉活络,何况翔儿大部份时间都随同你娘前来,我不过学她唤翔儿罢了。”

  尉天栩硬绷的脸出现一抹暗红。“就会耍着我玩,下回不饶你,”

  “哈!才怪。”杜丫丫朝他吐吐舌头。“对了,害你和老夫人失和,你真的要为令表妹一事和她对立?”

  好可爱的舌尖。

  尉天栩咽了口唾液,下腹一阵闷烧,他好想狠狠地吻住她的唇,痛快的温存一番。

  但是他很清楚一件事,一旦吻了去便停不了,他禁欲太久了,自从三个月前在洛阳名妓苏宛宛处过了两夜后,他再也没有和女人有过肉体之欢,自然难以抑制。

  回恨天堡当日,苏宛宛曾送帖邀他一聚,其中含意是昭然若揭,无非要他纳她为妾,接进恨天堡。

  在心有所属的情况下,他不容许有人窜出搞破坏,命令文宣佑送去纹银万两,要她即日离开洛阳,不得再提起两人曾有的关系,以绝后患。

  “纤纤快二十了,本已到了该婚嫁的年纪,不把她嫁远些,容易多生事端。”他感慨地一叹。

  “不是你心里有鬼?”杜丫丫故意用怀疑的眼神瞄瞄他。

猜你喜欢

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

人家……人家……爱啦!”她羞得满脸通红,支支吾吾地以蚊呐声说出。“没诚意,太小声。”他故意逗她。杜丫丫眼一膛,轻捶他肩膀。“少得寸进尺,再罗唆这句话就成为绝响。”“你喔!调皮。

2020-03-08

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

虽在妓院长大,杜丫丫对男女之事仍是十分陌生,因为她很少在正厅出没,不喜欢打扰姐妹们“办事”,所以大部份时间都窝在后面阁楼。年纪稍长,不经意瞧见令人脸红的画面,她担心不小心被醉酒

2020-03-08

人家隔壁在办丧事,而她们笑得未免张狂,于情于理说不过去

人家隔壁在办丧事,而她们笑得未免张狂,于情于理说不过去。“爷爷,你该不会刚命令律师宣布遗产的分配吧!”她只想到这个可能性。两眼一瞪,范老太爷轻敲小孙女的头顶。“老话一句,等我死

2020-03-08

在日本,铃木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地主,富豪之家

在日本,铃木家可是首屈一指的大地主,富豪之家,可是因为父亲爱上英国籍的母亲,而拒绝另一家族的联姻,因此她的存在并不受欢迎。直到今日,老头子还想着拆散恩爱夫妻,以经济控制为人老实

2020-03-08

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

女子重贞节,烈妇有节操,妳不该擅自前来,徒惹是非。」她哽咽的泪眼相对,觉得他的拒绝就是对她美貌的羞辱。「我早晚都是你的人,何需畏惧他人道是非。」既不偷人又不翻墙,关贞节什么事,

2020-03-08